亓亓亓安

就一直有个很沙雕的脑洞
看文看到那些反派啦还是什么人反正就揪人家头发的时候
他就没有担心过被揪的人脱发怎么办啊喂
特别是古代pa头发长的
揪完头发放完恨话之后满手头发真的很崩坏

白日梦【#叶蓝】

就是一个做梦引起的脑洞
随便看看得了
#叶蓝

  1.
   许博远从一片乱七八糟的梦里醒过来的时候,窗外的太阳都已经晃得让人睁不开眼了。
   他坐在床上深刻反思了一下自己这两天的所做所为,也是搞不懂是什么生活日常能让自己做出这种梦。
   嗯.......自己平时生活作息良好,勤恳工作努力学习,注重个人卫生,早睡早起。
   好像完全没有毛病的样子。
   可是在那梦里,他梦见自己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还颇亲密地对他撒娇,那个男人也很宠溺地拍拍他的头。
   靠,好鸡儿gay啊。gay也就算了,为什么我会做出这么ooc的行为啊喂。
   许博远迷迷糊糊下床准备去卫生间洗漱的时候,瞥了一眼墙上的钟,终于是彻底清醒了。
   草草洗漱完连滚带爬地滚到电脑桌前,登上游戏之后急忙赶到了副本口前,不好意思地对早早等候在这里的成员们道歉,好在我们的蓝团平日里温和待人,人缘不错,众人调侃几句也就过去了。
   这趟副本还算是顺利,眼瞧着这记录一时半会儿应该也不会被刷下来,于是乎就慢悠悠地到公会里带了几个新人,回答回答这帮小萌新的问题,切切磋,打打boss,好生悠闲。
   总感觉好像缺了点什么。
   许博远突然觉得今天的荣耀格外的清静,闲得他都浑身不舒服。
   哦,对了,那位大神今天没来烦自己。
   靠。许博远默默在自己心里爆了声粗。
   怎么一个大好青年遇上这号人物就变成了一个抖m了呢。
   您的好友【君莫笑】上线了。
  
   “哟小蓝,今天这么闲啊,我看你都在这里发了这么久的呆了,想不想哥啊”
   这都什么事儿啊......
   许博远无奈,无奈地把手上的人物转向那个花里胡哨的散人,一遍敲字道“大神,今天有什么事儿啊......”
   “没什么事儿,想你了,来看看”
   “......大神你这是闲的没事儿干上来尬撩我来了?”
   “别介啊小蓝,我们都这么久没见了,来来来咱们叙叙旧......”
   眼前突然一抹红色闪过,那散人的红围巾忽的刮去,君莫笑的双臂展开,比了一个巨大的爱心。
   许博远一抿嘴,心里默默想。
   这身衣服真是太丑了。太丑了。
   但他还是口嫌体正直地把叶修发来的几句土味情话截图了下来。然后一脸冷漠地转头就走。
   神之领域的玩家依旧能喜闻乐见地看到蓝桥春雪和君莫笑黏哒哒地腻乎在一起。
   到了晚上许博远拔出账号卡的时候,耳边似乎还环绕着叶神不停地喊“小蓝啊”“小许啊”的声音。
   真是,这人还好意思说黄少是话唠,一天天叨叨叨的那文字泡不比黄少少。
   许博远倒回床上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回忆起昨天晚上梦到的那张脸是谁。
   是叶修。

   受人爱戴的蓝团今天依旧带着满脑子的叶神和那几声“小蓝啊”入睡。

2.
   “蓝团好生风流啊哈~”许博远还没进校门这就听到笔言飞远远地冲他喊。
   “过奖了二笔”他一边扒开笔言飞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一边问道,“又怎么了啊老阿姨”
    “等会儿到了宿舍和你讲”

“你看你看!就是这个!蓝团你厉害啊!又和叶神拥有了一栋cp楼,恭喜恭喜”
“就这事儿?”
许博远眯起眼睛看了看论坛里的内容,原来是昨天叶神粘着他一直跟着他跑还一度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举动的样子被人截屏发在了网上。
“哦。”许博远冷漠。或者说是因为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天真,叶神当时退役到了新区之后和我搞出来的cp楼还少吗”
“哎哟,听你这语气还挺骄傲”
    骄傲个屁,许博远内心想。
    当初叶蓝100栋cp楼里就有50栋是我水的经验。
笔言飞还在一脸八卦地翻着帖子,一边翻一边说“你别说,我还以为叶神真的在追你。”
“追个屁,你又知道了”
看着笔言飞两眼直冒精光的样子,到时觉得有些稀奇,悄悄掏出手机,对准。
“咔嚓”
“卧槽什么声音,老蓝你偷拍我”
“谁要偷拍你,有这功夫我还不如上游戏去和叶神打情骂俏。”
是啊,他追个屁,是我在追他,二逼。

3.
   “小许啊,周末有一场蓝雨和兴欣的比赛,有空吗,不忙的话能不能去帮个忙”
   “有空有空,我一定去。”
   那必须有空啊,砸锅卖铁也得去啊。
   直到到了现场,拥挤的现场再次告诉了他有多少人砸锅卖铁也要去。
   作为工作人员,许博远顶着不少人羡慕的眼光艰难地挤到了后台。
   刚撩开幕布,上帝就告诉了他,转角遇到爱。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卧槽叶神?!”
   眼前这个男人穿着兴欣的队服,一脸嘲讽,不是叶神还能是谁。
   不过不等叶修开口,许博远就被蓝雨的人叫走了。
   匆匆忙忙赶去工作的时候,许博远心里还在想,
   果然我梦到的那个人是叶神
   叶修可不愧是我许博远喜欢的男人
   以及,兴欣的队服真丑,比蓝雨的难看多了。

   蓝雨惜败于兴欣。
   主办方匆匆跑过来让他送一下兴欣的队员回酒店。
   虽然很不爽,但是主办方的命令不容违抗。他把兴欣的一行人送上了车,最后自己也一骨碌钻了进去。
   等他坐稳了,拉上了车门,这才看清了坐在身边的人是谁。
   “不好意思兄弟麻烦你和我挤一挤......卧槽又是你”
   是的,又是叶修。
   不过叶修并没有回应他,他看上去好像已经睡着了。
   许博远侧头静静看着叶修的睡眼,一时间有些觉得岁月静好。
   个屁
   看着这张让他又爱又恨的脸,心里是止不住的兴奋。嘿,今天终于落到我手上了。
   他轻轻地凑近,伸出手。
   然后把叶修的鼻子拱成了猪鼻子。
   “噗——”许博远极力忍住笑,一边维持住这个姿势,一边悄悄掏出了手机,关闭了闪光灯,就着扫进来的灯光,按下了拍照键。
   然后他赶紧放下手,确认了叶修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捧着手机自己乐呵了好一阵子,才慢慢把头靠在座椅上,随着颠簸的节奏睡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自己家附近,他从车上走下来,伸了个懒腰,又摸出手机反复品味那张照片。
   “哈,叶神还真是可爱啊”

4.
   “所以呢?这就是你浪费春宵的时间给我看这些?”叶修委屈巴巴地捏了捏许博远的脸。
   “哎呀叶修你有点情调嘛,这些都是我当年追你的光荣历史啊”
“你?追我?小蓝啊我看你是不是误会了些什么,你这顶多只能算暗恋时期。”
“好吧好吧,那就睡觉,明天还要早起”许博远手往下一摸,感觉叶修已经没那么激♂动了,赶紧把被子一卷,带着叶修就躺了下来。
叶修一愣,反应过来啊轻轻地抽出自己被裹在被子里的手,拨开许博远的刘海,轻轻地吻了一下,把许博远往自己怀里带了带,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5.
蓝啊,那天我在游戏里面尬撩你的时候,连沐橙都在笑我啊你知不知道,她说我的手抖的和帕金森一样,哥第一次喜欢人,没经验,你要理解。
哦那些叶蓝的cp楼,100栋里另50栋是我盖的,我一职业选手还得抽空水经验,小蓝你不心疼我吗?心疼我就要肉偿。
那天我没睡着,我只是闭目养神而已,而且你睡着了之后我还偷偷亲了你一下,生怕你醒过来,打比赛都没这么紧张。

我就是在追你啊,想和你过一辈子的那种。许博远,你答应吗?

6.
   “好啊,我答应,叶不要脸,也就是有我这种抖m愿意收你。”

费总生日快乐!
今天和我列表互催突然想起
我和费嘟嘟一天生日
突然满足
晚上写文去了
开心

我实名制给大家举报一下原地爆炸了
内个啥我也爱空间里看到的然后正在加这位小姐姐的QQ要授权
要是不妥我一会儿就删了!

额我狗子过生日就给她买了套op裙
皮一下很开心

emm无聊写个字很丑的
突然blingbling

#横说#无题无中心,就是想让他们甜甜的

#横说# 【一个看了老福特上大家放出来的第三集突然动笔】
#大型00C现场#
#短打无中心#
没什么经验....小学生文笔了
 
 
向横最近觉得自己的后桌有些不太对劲儿。
 
怎么说呢......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就好像从原来的死傲娇的属性突然变成了宠弟狂魔。随时随地都能看到两个人形影不离的样子。
 
这不对劲儿.....太不对劲儿了.......
 
我怀疑可能是林说的脑子出现了一些问题。
 
赶巧我正想找他问一问这事儿,他就自己主动找上门来了。
“内个...向横,我和你说件事儿.....这地儿不太方便,咱们上去再说。”
“什么事儿啊神神秘秘的....在这儿不能说么....”向横故作嫌弃,但还是口嫌体正直十分乖巧地跟了上去。
 
诶这不对啊,我怎么能这么听林说的话....到底谁是校霸。
 
在通往天台的楼梯间里,空间有些闷热,最上端的门透露出一丝丝的光,有些灼人,恍惚地让向横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林说到底是什么事儿呢?孤男寡男的不会是想找哥哥我表白吧....呸呸呸我在想什么。
那.....卧槽这傻孩子难道是要轻生?准备和我交代一下遗言??不不不这个不行.....得好好劝劝他。
 
直到天台上微凉的风吹来,向横才感觉自己稍微清醒了一点,一边在内心暗暗吐槽自己的想象力之丰富一边抬起头对上了林说的双眼。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许久,向横也不着急,微微挑着眉等待着林说开口。
 
“其实....其实我这两天这么反常是因为我....穿越了你知道吗..你别不信!我说的是真的!”在经历过一番踌躇之后,林说缓缓道出了这一番惊为天人的话。
 
向横的眉尾微微抽搐着,他想大概是自己的想象力还不够丰富吧。本以为这会是一场虐心大戏结果你给我搞了一出科幻大片?或者是玛丽苏狗血大片。
这孩子,怕不是真的傻了吧。
 
向横在林说面前一向就没有什么表情管理能力。眼尾向上一挑,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
 
林说见向横这个样儿,就知道他多半是没信。不甘心地撇了撇嘴,继续说道
“我还以为你会相信我嘞......这话搁别人身上我都不敢说.....还不是看着咱们关系好我才给你讲....”
 
向横看着眼前的林说没精打采地垂着头,他的眼睛本就生的漂亮,这阳光一照,就像是闪着泪光一样,还有些忿忿不平地噘着嘴。这样子落在向横眼里就有了些我见犹怜的感觉。
 
原来林说他这么信任我啊.....美滋滋。
 
“怎么会!!说说你别多想!我当然相信你了!你看你这两天......”脑子一热,向横便脱口而出了“相信”的话,急忙澄清自己“不忠”的嫌疑,还貌似有理有据地给林说分析了一番。罢了就睁着自己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林说。
 
其实在向横说出第一个“相信”的时候,林说就控制不住自己想笑了。可是又想听听这个校霸要怎么为自己诡辩一番,听着向横颇为清凉的声音急急忙忙地,憋笑得有些发抖。
 
这样的向横可真可爱啊,想再逗逗他。
 
“你还说我无论做什么都支持我啊...看来也不过如此啊....向横同志我们的塑料友谊就.....”
 
“哎哟我的小祖宗诶,别生气啦哥哥我肯定相信你支持你的啊!”还没等林说把话说完,向横就急急忙忙地去拉林说的衣袖,最后直接捧起林说的脸。
 
结果对上了一双带笑的眼睛。
 
“合着您这是在逗我呢!?林说我跟你说我今天就要恼羞成怒!恼羞成怒!恩断义绝!”
 
林说着实觉得这样的向横实在是太可爱了,什么校霸嘛,哪有这么可爱的校霸。
 
“哦?恩断义绝?”林说今天大概是上头了,仗着向横顺着自己就使劲儿逗人家玩。
 
“.....别啊祖宗,我错了”
 
等两人闹够了,林说慢慢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讲给向横听。
 
向横听完之后,用手托着下巴,皱着眉,安静了一会儿之后缓缓开口道
 
“哟,您这原来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啊”
 
“去你的什么新欢和旧爱啊!宠弟弟不是天经地义嘛!”
 
“那我呢?我就不是你心爱的狗子了么?林说你变了!”
 
“屁哦!我对你不好吗?向横你摸着良心好好说说”
 
“好好好.....祖宗你对我最好了”
 
“这才对嘛”
 
“那祖宗我想喝六个核桃”
 
“我只给林东阳买了”
 
“那你放学等我一起走”
 
“可是我约了林东阳”
 
“呵,男人都是大骗子”
 
林说白了一眼向横。向横自己戏精了一会儿之后,又折回来突然捉住了林说的手,盯着他的眼睛
 
“林说,你能这么信任我很高兴,我一定会站在你身边的,无论你做什么”
 
“俩大老爷们这么煽情做什么.....知道了..”林说假装毫不在意地说了一句,但是他没有抽出那只被紧握的手,耳尖微微发烫。
 
初夏的微风,吹起少年的躁动。
 
 
【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在你身后❥】
 
【好啦,知道你最宠我了❥】

【周江】原梗来自“一杯可乐两根吸管”


 
【冬季】
——轮回训练室
“震惊!冬夜的轮回训练室竟然依旧灯火通明!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一声夹杂着疲惫的怪叫从训练室里传出。
“看你的样子精力还蛮充沛的啊,孙翔,看来你对训练爱的深沉啊,还想加训是吧,不急,我们陪你。”一旁的青年闻声抬起头来,淡淡地瞥了一眼,轻飘飘地扔下一句话。
不是副队我们没有,我们不想陪孙翔加训阿西吧。
“副队我要抗议了喂!天很冷的我们的手都要冻僵了!这会缩短我的职业寿命的!”“附议!都这个点了副队你不觉得困吗......”面对江波涛全员加训的暴行,除了轮回的正副队以外,全员发起革命性起义。
“就是啊副队还有一般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被队长按在床上摩擦唔......喂小明!......你干什么放开我啊......”孙翔话音未落,一旁的杜明眼疾手快地捂住了他的嘴。
好的这场革命性起义正式宣告失败。
   孙翔这个智商到底是怎么混进我们轮回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杜姓男子。
   本来已经有些心软了的江波涛听到这话,像是被勾起了一些什么不好的回忆,脸色又黑了几分,准备无视队员的群众呼声之时,周泽楷按住了他的手。
   “江,可以了,天已经很晚了”周泽楷结束了自己的训练之后,轻声开口。
周语十级的江波涛仿佛看出了另一种意思,“江,我困,我们睡觉了好不好”
不不不作为新二十一世纪好少年,我怎么能有这种龌龊的想法。
窗外已经飘雪,城市里虽然灯光不减,但是路上的行人已经寥寥无几了。
队员们的脸上也的确都是一脸倦色,这几日的忙碌让他们都耗费了太多的精力,江波涛有些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抱歉与内疚。可一回想起几天前发生的事情,又黑了脸,觉得...似乎有点不甘心呢?
“好吧,那大家等会儿就散了吧。”江波涛心细,看见几位队员被寒冷的天气直搓手,稍稍思索了一会儿,“今天辛苦大家,这么冷作为补偿,我等会儿下去给各位买些奶茶吧”
“好好好好!江副万岁!”呵,真是一群好收买的男人。
“唔......江?”周泽楷靠近了些,轻声问道。江波涛微微转头盯着他看了会儿,开口“嗯......应该没关系吧.....就当放松一下吧,好吗?”尾音微微上扬,眼角一挑,带着笑意看向了周泽楷。
“......好”
天大地大,江最大,周·实力宠妻·无奈·泽楷如是说。
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训练室,江波涛替周泽楷围上了围巾,只露出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江波涛突然笑了,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晚风萧瑟,大街上果然已经不剩什么人,带着寒气的风一阵阵袭来,四下无人,周泽楷便悄悄用小指勾上了江波涛的手,继而有用骨节分明的手紧紧裹上了江波涛的。
兜兜转转,好在奶茶店还没有关门。
“唔老板.......”作为一个贴心的副队,江波涛很快就一一点出了平时队员们爱喝的口味。路边仅剩的一两盏灯光恰好打在了江波涛身上,周泽楷看得有些恍惚,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幸运吧,就像刚好唯一的光打在这里一样,能遇见他。
但是下一秒,周泽楷就认为上一秒的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小周,刚才好像是孙翔和杜明几个闹得最凶是吧......嗯我看看.....来杯冰可乐吧老板,多放点冰。”江波涛嘿嘿一笑,周泽楷仿佛在自家副队的身上看到了往日蓝雨队长的影子。
奶茶店的老板带着一脸黑人问号一边把冰块投进杯子,不明所以。而江波涛听着冰块与杯壁碰撞发出的响声,嘴角的笑容逐渐带上了诡异的兴奋。
周泽楷在一旁无语地看着,不过也没阻拦。
真是,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记仇。
突然周泽楷的嘴角也挂上了一丝兴奋而又不失诡异的微笑。
江副队,您保重。
回到轮回的训练室也已经很晚了,但是半小时前还叫着又冷又困的队员此刻却是分外认真。
地盯着江波涛带回来的两袋子奶茶。
尤其是,刚才闹腾地最欢的,孙翔。
奶茶一点点被分掉了,赞美我们伟大的江副队的声音在轮回的训练师里此起彼伏。
至于吗至于吗!你们平时又不是买不起!
很快就要分到孙翔了,嘿嘿嘿,兴奋。
江波涛心中诡异的兴奋越来越膨胀,要不是自制力过人他差点笑出声。
“江.......”周泽楷在江波涛的身后喊他,同时一只手搭上了了江波涛的肩。
哦这又是什么新的秀恩爱的方式吗队长要不是看在我们今天喝到奶茶了心情好就抡起大刀往你们的头上砸去。【乖巧】
“江,你先喝......”周泽楷手上拿着一个看似奶茶的杯子江波涛虽心有疑惑但还是信任地凑上前去吸了一大口。
“F......”
“小周我们今天恩断义绝唔......”
还不等江波涛把话骂完,周泽楷突然凑上前去吻上了江波涛。
这个吻很轻,轻地像是一片羽毛忽然拂过。
两个人在一起再多没羞没臊的事情都做过了,这个再小不过的吻却让江波涛成功的红了耳尖。
可以,又学到了怎么秀恩爱呢。
轮回其他队员“c.......”我觉得轮回里这狗日子没法过了。
随后两个人就双双离开了训练室,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红透了的耳尖,心中的小恶魔舒畅地扬起了翅膀。
不过他们好像忘记了一个人。孙翔。
“卧槽他们刚才竟然又众目睽睽之下秀恩爱?卧槽等一下,我的奶茶呢。”
“敲,实名举报轮回正副队长虐待同队队员:)老子不管,老子今天要造反。”